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为民守护公正的八个半小时

  发布时间:2014-09-10 09:05:42


    虽然已进入9月份,但社旗县的天气仍然有些燥热。

    早饭后,我来到办公室,不出所料,庭长早已象往常一样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伏案看卷。

    不一会儿,五个农民工走了进来。“我们找李庭长。”庭长停下手里的工作,忙招呼他们坐下,起身去给农民工倒水,几个农民工们忙说:“我们不渴,你别忙了。”说话间,几杯热腾腾的开水已经放在了几个农民工的面前。一个年纪大点的农民工喝了口水,说:“还是我们那个案子,有些想法想给你说说。”“说吧,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农民工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对庭长说了起来,庭长非常认真地听着,不断地点头,对农民工的疑惑,很认真地给予解答,并给农民工讲解法律知识,有关政策,农民工的脸上从不解与迷茫到高兴与释然,不知不觉,一个多钟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最后,农民工们高兴地说:“听你这么一说呀,我们心里有底了,有啥不明白的地方,我们以后再来问你。”送走农民工们,庭长对我说:“你到文印室看下我写的那个材料打出来没有,注意校对。”校对完材料,我刚回到办公室门口,就看到一个老汉边走边看门牌号,看到我,忙问:“同志,审判监督庭在哪儿?”我笑着对他们说:“就这儿,进来吧。”庭长看见有人来,起身问道“你们是?”老汉说:“我是大冯营的,牵扯一起继承纠纷,你前天通知我了。”“噢,你是那个案件的上诉人对吧?”“是的。”“来,咱们坐下说吧,你们这个案件被中院发回重审了,你现在有什么想法,能不能让法庭给你们调解处理,毕竟你们是亲戚,以后还要相处。”“我也并不想这样,可是……。”老汉慢慢说道着自己的顾虑和处境。庭长边听边记,还不时地开导和安慰老人。一直谈到老人思想有了明显转变,表示对这件事不能太较真,回去会好好想想时,庭长才把他送到了门口。回到办公室,庭长又拿着几本卷宗匆匆离开办公室,边走边说:“有个案件我得赶快把案情向院领导汇报一下,你在庭里值好班。”中午快下班时,庭长回来了,我对他说:“庭长,司法所的王律师打电话找你,说有个案件想和你沟通一下想法。”“多会儿的事?”“就刚才。”庭长拿起电话拔了起来,......。打完电话,已是中午十二点半了,庭长对我说:“下午我们下乡,记得带上工作证。”

    下午,我准时来到办公室,庭长已经在办公桌前整理下乡要带的材料了。在等车的间隙,庭长对我说:“先给提供劳务者受害那个案子的原告打个电话,让他这几天来庭里一下,有些情况得了解了解。”我正拔着电话,司法所的鲁律师来了,询问他代理的一起离婚纠纷案件的进展情况,庭长和他交谈了一阵子后,我们终于出发了。

    由于这起案子的几个当事人不在同一个地方住,我们前前后后跑了三个村庄,调查了解情况以后,还有最后一个当事人没有找到,我们又驱车来到她提供的住址,却是铁将军把门。我问:“庭长,我们还找不找了?”庭长丝毫没有犹豫地说:“再找找看,不然会耽搁案件审理的,向村民再打听一下吧。”庭长和我就徒步一家挨着一家问,当问到第六户人家时,女主人说:“我刚才看见她到她媳妇家了,你们去问问吧,她媳妇家就在我们家后面。”经过多处询问,我们最终找到了这个当事人。了解完情况,我们才突然发现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遮住了刚才还似火的骄阳,本来是临近下班的时间,光线却很暗了,正往回走的路上,黄豆大的雨滴伴着一阵狂风已经噼噼啪啪砸向了车窗。虽然遇上了坏天气,但我们的心情却不差,也许是完成了预定工作,我们都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也许是久旱逢甘霖后油然而生的喜悦。

   我突然意识到,八小时工作时间对我们基层法官来说太少了,半个小时甚至更多时间的加班早已习以为常,随着工作量的不断增加,在车上奔波的时刻反而成了我们法官能够用来放松一下的宝贵时间。我还想,能够在繁重的工作中坚守对法治的信仰,保持优良的品格,永不言弃,才能真正成为党和人民可以信赖的法官。

责任编辑:L    

文章出处:中国法院网 光明网人民法院频道 法制网河南频道 南阳法院网 社旗网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sqx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