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劳燕分飞难回头 循循善诱法理情

—记一次庭前调解

  发布时间:2016-03-16 14:44:38


    在我们的工作中,调解工作既是法院的诉讼活动,又是法院审结案件的一种方式,它既好做又难做,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调解就是让极近剑拔弩张的双方再次平心静气的坐下来协商解决事情,这时的双方已经到了非要和对方见个高低,分个上下的时候了,基本上已经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建议,如果劝解不到位,掌握不住当事人的心理,不知道他的底线是什么,就很容易让当事人拒绝调解,但是如果久调不判,我们的工作就会很被动,做起事情来就不能游刃有余。就拿我们庭最近受理的一个案件来说,我们对此就深有感触,案子很简单,是一个关于离婚纠纷的案件,当事人双方的纠纷就是争取小孩的抚养权。庭前我们想把这个案件调解了,看过案卷,打电话通知了原告来法院,三天后,原告的一家人都来了,庭长让他们在调解室等待,我们处理完手里的工作,来到调解室,见到原告,问她想不想调解时,原告竟然还不知道调解是怎么回事,经过我们的解释之后,她觉得这样很省事,解决的又快又不伤和气,表示愿意调解,于是我们就问她你的想法是什么,有没有和好的可能,谁知道这时候她的母亲说话了:“俺们闺女在他家都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整天打俺,俺闺女怀着孕时他还打她。”我们一听她母亲的话音,这是觉得调解有点太便宜对方了,不支持她闺女调解,庭长说:大娘,就是判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结果,这会儿谁也给不了你一个肯定答案。”“你不知道,庭长,俺闺女忒亏,俺坐着月子他还打俺,月子里做的饭筷子扎上直愣愣的坚那不会倒,都不是叫月子婆娘吃的饭,他们这家人这样虐待俺闺女,我心里憋屈、难受”说着连声叹气。我于是就试探的问:“大娘。那你的意思是不想让闺女调解,想让判吗?“是啊,我真是这样想的,不判我心里的气出不来。”“大娘,刚才庭长不是给你说了吗,就是判也不一定能达到你们的理想,小孩也不一定会判给谁,结果谁也说不准,这得看他们双方的生活状况和举证能力,你女儿现在干活没有,她收入多少?”“在我们那儿超市干活,一月1500元。”“那你觉得她这点工资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咋样?”“根本都不够她自已花销,现在物价这么贵,还没买着啥呢可没有了。”原告的父亲说。庭长说:“这还不是根本问题,你的孩子现在还年轻,才30几岁,将来还要嫁人,带个孩子不容易啊,更何况还是个男孩,实践证明带个男孩更不易,她年轻,不太了解,你们是他父母,应该清楚这一点儿啊。”“是啊,大娘,你也得为闺女想想后路呀,不能为了一时的气,让闺女以后作难。”“呀,你们这一说呀,我发现我还真是欠考虑了,我现在只顾眼跟前了,一心只想着出气了,把孩子以后的路给忘了,欠考虑了,欠考虑了。”“是哩,这是个问题,妮将来还得找家,带个孩子也是个事”原告的父亲说。“别说要小孩了,小孩不要了,玲妮在他家就没有享一天福,以后再让她带个孩子,作难的不得了,别再让玲妮受罪了。”原告的姨心疼的说。庭长说“大娘,小孩的抚养权将来还能变更,不是说谁领着就是谁的了,孩子永远是父母的,在哪儿都是的,这个是改变不了的,如果你闺女将来有经济能力了,并且也找到家了,再要小孩也不晚,能通过变更小孩抚养权来改变抚养人。”“噢,将来我还能要,不是永远给他了?”原告非常高兴的问。“是啊,这孩子让谁领只是和谁在一起生活,他不是个物件、财产、说给谁就属于谁私自的财产了,孩子永远是父母的孩子,不在身边也是的,血缘关系什么情况下也不可能改变的。”“并且你还可以探望他,也就是经常看他,带他玩。”我补充了一句。“我可以吗”,原告急切的眼神看着我。“当然可以,这是你的权利,谁也不能剥夺,是法律赋予你的。”“那,太好了,那我就一星期把他带回来一次,带他好好玩玩,以前他不让我见孩子,我想我孩子的很。”原告说。庭长再次问原告:“你现在是怎么想的,你们有没有和好的可能。”“根本没有,我回娘家他一次也没来叫过,有病他也没有来看过我,我不会再回他家了”。“不可能,不回去,不能再受他家气了。”原告的母亲非常坚决的说。“刚才说那些是我们法庭给你们的建议,大主意还得你们自己拿,你们说吧,是调是判呢。”“调吧。”原告的父亲说:“快点解决了算了。”“唉,那要这样说,那就调吧。”原告的母亲叹了一口气说。“早解决早轻松。”原告的姨说。“那你的具体想法,说说。”庭长问原告.“我现在心情和身体都不好,我父母年纪也大了,我也不忍心让他们领,那小孩让他抚养吧,我不出抚养费,另外,我还想让他补偿我一部分钱。”“好吧,你这个建议我们会给对方说,再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如果他同意了,到时通知你们,双方签个字,如果不同意,咱们再商量,实在协商不成,那就开庭,好吧。”“中啊”原告说。庭长对我说:“把原告的调解意见记下来,让他看看,签个字”“嗯,好的。”我把早已记好的笔录递到了原告的手里,让她校对一下。原告看后认认真真的签上了自已的名字,捺上了自已的手印。一切手续完善后,庭长对他们说:哪今天就这样吧,你们可以回了,等我们见过了对方,征求了他的意见再说。“庭长,我还想问你们一下,孩子将来想要还能要,是吗。”原告的母亲问,“是啊,小孩的抚养权是可以变更的,通过申请变更,是可以改变抚养人的,不过,这要视情况而定,怎么,大娘,你是不是还想让闺女争取这个抚养权。”“算了,孩子他领就他领吧,领也是俺孩儿,现在闺女的事重要,不能把闺女的事给耽搁了,我还得为她以后着想哩。”“哪你们就回吧,有什么情况就通知你们了。”“那……中啊”。原告的母亲似乎不甘心的说。“中啊,中啊。”原告的其他家人答应着。送走原告一家,庭长对我说:“这几天找个时间通知被告来,听听他的想法。”“好的”。我非常干脆的答应着。

    第二天,我先给被告的律师打了个电话,让他首先做一做被告的思想工作,经过努力,被告也表示愿意调解,于是我们便通知被告和他的律师来法庭,听听被告的具体想法,被告仍然坚持要孩子,并且还开出了其他条件,我和庭长一听,这样说调解根本行不通。我们就对他说:“既然想调解,就不要提过高的要求,不能由着自己的想法,条件不能太苛刻,条件太苛刻等于没有调解的意思和态度。”“那......,她啥想法。”听到被告这样问,我和庭长会心的互看了一眼,只要被告松口了,一切都好办,庭长不失时机的说:“她也想要孩子,你们两个的问题就在这儿,但是不可能满足你们两个人,除非你们复合。”“复合不可能了,已经不在一起很多年了,中间谁也没和谁联系。”“哪你能放弃孩子的抚养权吗?”“不行,坚决不行,孩子这些年一直和我在一起,他已经习惯和我待在一起了,我舍不了,我母亲更接受不了,如果直接给她,还不如判呢,判谁算谁。”“哪你要想赢得孩子的抚养权,其他的条件就得放低,或着不提,只有这样,你才有赢得孩子抚养权的胜算,你要看清现状,做到心中有数。”这时,他的律师说话了,:“你这样,你如果不想拖,想尽快解决,你就别提那么高的条件,你条件一高,对方肯定也不答应,你本来想争取孩子的抚养权,你的目的就是想要孩子,别的其实你也不在乎,你就奔着要孩子这一个目的,别的你就别提了,如果你提的条件多,对方一和你较上劲,不一定什么结果,你就会顾此失彼,很有可能失去孩子的抚养权,你得想想你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听了律师的这一段话,被告沉默了,他想了一会儿,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好吧,我只要孩子,其他的条件我也不提了,抚养费她想给给,不想给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欠她那两钱。但是,孩子必须归我。”“哪叫抚养权归你。”律师又补充了一句。“不管啥吧,反正孩子我得要,你们说得那个啥抚养权吧,我一个农民,也不懂,只要给我留个根就行”。“哈哈哈哈”被告笨拙又可爱的表达使我们三人忍俊不禁的同时大笑了起来,庭长说:“行啊,你只要有这个态度,问题就好办,我们会尽快做对方的工作,争取早点把你们的事解决了,你现在先做个笔录,随后等我们通知,好吧。”“中,中”,“好的,好的。”被告和他的律师同时答应着。

    至此,这次调解工作已大功告成。

    调解工作,是我们法院工作的一种方式,通过这次调解,使我们更清楚的认识到对待当事人,必须首先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常怀为民之心,力办为民之事。讲事实,讲法律,讲实效,努力践行司法为民的宗旨。

责任编辑:W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sqx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